言情小说免费阅读大全(夏天司马兰)

时间:2022-09-22 15:05:00作者:不糊涂来源:mp

小说简介:被追杀的我,被敌人推上了皇位这本书的文笔不错,内容幽默有趣。 夏天司马兰是近期很火的爽文主角, 被追杀的我,被敌人推上了皇位这本书我看了不下五遍,作者不糊涂文笔很好,丝丝入扣,大夏皇帝亲赐他名为天。在这个皇帝号称...

言情小说免费阅读大全(夏天司马兰)

第1章 虎毒要噬子

大夏帝国。

皇宫中,御书房门前。

一个英俊少年直挺挺的跪在雪地里。

只见他脸色苍白如纸,双目紧闭,呼吸,无心跳,宛若一个好看的冰雕。

但,他的身躯依然挺得笔直,如同一把利剑,直刺苍穹,脊梁不曾有半点弯曲。

他是夏天,大夏国的九皇子!

出生时,大夏皇帝亲赐他名为天。

在这个皇帝号称天之子的时代,皇子名叫夏天......简直就是逆天的名字。

但,大夏皇帝第九个儿子之名,就是这么奇怪!

这时。

“吱嘎……”

御书房之门打开,一股暖气吹出,与外面的冷气碰撞,瞬间化为白雾。

紧接着。

一个身穿四爪蟒袍的白面青年走出房门,大大的鹰钩鼻子散发着阴鸷之气,眼高于顶,步伐不紧不慢,一股骄横之气冲击着夏天僵硬的身子。

只见白面青年手里拿着一张圣旨,细小双眼中闪烁着毒光,盯着雪地少年上下打量......没有呼吸和心跳,应该是死了!

白面青年嘴角勾起一丝残忍笑意,这才打开圣旨: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九皇子夏天已年满16岁,按照皇室祖制,封为荒州王,明日前往荒州封地,没有旨意,不得入京,钦此!”

白面青年收起圣旨,一脸阴森假笑:“恭喜九弟成为荒州王,成为我大夏国第八个有封地的王!”

“来人,将父皇赏赐的玉碗拿过来。”

“九弟,此碗是汗血国的贡品,据说是从天外掉下的祥瑞之物,你可要好好供在荒州王府里,早晚上香,见碗就如见父皇。”

然后,一个残破的玉碗递到九皇子夏天面前!

就在这时。

“太子殿下!”

一个宫装丽人冲上前来,绝美的俏脸上满是哀伤和愤怒:“天儿已经死了!”

“你们还要这样羞辱他吗?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太子仰天狞笑:“秦贵妃,这不是羞辱!”

“父皇知道他已冻死,这才封他为王,好让他有个亲王的葬礼,让他死得体面一些!”

“说起来,我们为了九弟的身后事,真是用心良苦啊!”

“你应该感谢本太子才对!”

贵妃满眼哀伤,贝齿紧咬红唇,恨意直冲苍穹:“你们为什么要置他于死地才开心?”

太子面目阴森,如同要择人而噬的恶魔,反问绝美秦贵妃:“贵妃娘娘,你难道真的不懂吗?”

“你是前朝公主,九弟拥有前朝皇室血脉,他活着,那些前朝遗老遗少就有念想,心思就多。”

“九弟死了,他们的小心思自然就少了!”

“才能正在忠于我大夏朝!”

“而不是前秦朝!”

秦贵妃眼泪横流,对着御书房大喊:“虎毒不食子!”

“你虽然是无情的帝王!”

“但你也是天儿的父亲啊!”

“你入主皇宫的时候,曾经答应过我......只要我做你的妃子,只要我让前朝旧臣臣服于你,我生的孩子,一定会长命百岁。”

御书房内寂静无声!

仿佛也是无话可回!

“呵呵呵......”

太子冷笑连连:“贵妃娘娘,节哀吧!”

“这十六年来,九弟整天躲在藏书阁里读书,说话做事宛若呆子,皇宫内外都说他是一个有些痴傻的废物,但,谁知道他是不是演戏呢?”

“你,更是用尽手段魅惑父皇,让父皇一直不忍心对九弟下手。”

“说实话,真是好手段。”

“不过,你为九弟求娶左丞相司马剑的庶女司马兰,却是痴心妄想!”

“因为,司马家乃是关中第一大族,实力雄厚,就算是皇室也要忌惮三分。”

“他家的女儿我可以娶,其他皇子可以娶,唯独九弟不行!”

“你那么聪明的女人......怎么就会犯这种忌讳?”

“现在好了吧......九弟死了!”

秦贵妃贝齿轻咬苍白的唇,反问道:“太子也喜欢那司马兰吧?”

“对!”

太子脑海中出现一个身姿曼妙的丽影,眼中顿现淫邪之光:“她是我大夏帝国第一美女,第一才女......我当然喜欢!”

“不过,她是庶女出身,身份不配太子妃之位!”

“所以,我要先娶了司马家的嫡长女司马梅为太子妃。”

“然后再纳她为妾。”

“这一对姐妹花都是本太子的。”

说到这里。

太子语气阴森无比:“九弟,敢与本太子争女人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“嘿嘿嘿......”

“今天死皇弟,本太子心情愉快,回去定然多喝几杯御赐好酒!”

就在这时。

雪地中。

九皇子夏天手指轻轻一动!

他的身体慢慢有了温度!

他的鼻孔里有了一丝微弱的气息!

心脏和脉搏开始慢慢的跳动起来,血液开始流动!

这个时代的九皇子夏天已死!

一个同名同姓的兵王灵魂穿越而来,夏天重获新生。

他融合了这九皇子的记忆,猛然睁开眼睛,盯着一脸狰狞的太子,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:“太子哥哥,可能令你失望了......我还活着!”

死人复活。

“诈尸啊!”

太子惊吓得双腿一软,瘫倒在地,胯间流出一道黄色尿水,脸色苍白的吼道:“救命啊!”

“护驾!”

太子身后,两个金甲侍卫迈步而出,挡在太子面前,拔刀高举,双臂一动,双刀劈下。

刀光如玄,杀气刺肤寒人眼。

“不要!”

秦贵妃张开双臂挡在儿子面前,凤眼怒瞪两侍卫:“住手!”

千钧一发之际。

夏天必须要用最简短的话,熄灭两侍卫的杀意:“谋杀皇子诛你们九族!”

“嘶......”

两把锋利的铁刀急刹在夏天头顶。

刀芒,斩断了几根发丝,随凛冽的寒风吹散,掉在雪地里,很是惹眼。

此时。

两个金甲侍卫吓出了一头冷汗!

若这一刀没有停住,他们真会九族皆灭。

皇帝杀皇子没有问题。

但其他人杀皇子,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两个金甲侍卫都是大族子弟,自然知道这个道理。

他们深深的看了夏天一眼,收刀入鞘,拱手行礼:“卑职莽撞,请娘娘和九殿下恕罪!”

夏天也吓出了一声冷汗!

幸亏这两个金甲侍卫身手极好,能够做到收放自如,否则脑袋难保。

这世界很凶险,对他很不友好。

夏天深深吸了一口气:“本皇子刚封王,心情还不错,恕你们无罪!”

两大金甲侍卫这才松了口气。

他们转身扶起太子,屏住呼吸:“太子殿下,九皇子还活着。”

“不是诈尸!”

夏天眼皮一抬,满脸调侃之色:“太子殿下,你吓尿了!”

既然以前的夏天装疯卖傻也要被杀!

那就没有装废物的必要了!

“你......放肆!”

太子知道自己形象全失,满脸通红,尴尬得脖子上青筋直冒,眼中满是杀意......不仅针对夏天母子!

还针对两个金甲侍卫!

看到他怂样之人,都得死!

愤怒中。

太子的心也很不安......这个有前朝血脉的余孽活着封王,意味着他的借刀杀人之计失败。

现在弄巧成拙......父皇会放过他吗?

若放夏天去封地,是否是放虎归山?

这个孽种不死,会不会继续垂涎他的美人?

太子的头好痛......

第2章 赐婚大美人

此刻。

夏天双拳紧握,感应了一下身体的状况......虽然瘦,但却有肌肉,是一具经过打磨的练武之体。

不仅如此,这具身体还天生神力!

现在,兵王之魂配上天生神力之躯,未来可期。

力量,能带给人安全感。

这是一个处于冷兵器时代的乱世。

这片大地上,矗立着无数国度,强国为尊,弱国被奴役,战争不断,将丛林法则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这时。

秦贵妃紧紧拉着夏天的手,生怕夏天的死而复生是幻觉。

但,儿子的手越来越温暖。

她含泪而笑:“天儿,吓死母妃了!”

夏天反手紧握,掌心温暖着母子两人:“母亲别怕,我没那么容易死。”

“在宫中,你要叫母妃。”

夏天有些不习惯:“是,母妃。”

这时。

“呼呼呼......”

北风刮得更大,天上的雪如鹅毛。

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监走出御书房,神态恭敬,声音尖锐:“皇上有旨,请秦贵妃、太子、九皇子入御书房觐见。 ”

“遵旨!”

......

御书房。

一个头戴皇冠,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坐在龙椅上,国字脸上满是威严,浓眉下面,一双虎眼神色复杂的盯着夏天。

此人正是大夏国皇帝——夏周。

“儿臣参见父皇!”

夏周皇帝沉吟了片刻问:“天儿,你是否怨恨父皇?”

夏天摇头:“孩儿不恨!”

“为何?”

“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,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父要子死,子愿死!”

夏皇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:“在所有的皇子中,就天儿整天在藏书阁学习,读书最多,也明事理,说话雅致,父皇心甚慰。”

“不过......天儿,若父皇让你马上自绝于此,你可敢死?”

秦贵妃大惊!

太子大喜......这个孽子死了才干净!

夏天没有犹豫,双脚一蹬,急速冲向旁边的金龙柱,低头如同蛮牛。

“砰......”

他并没有撞上金龙柱。

而是撞在那个老太监的手掌中,冲击的步伐受阻,倒退了三步。

老太监看了一眼旁边准备奋笔疾书的史官,连忙道:“九皇子休要莽撞,皇上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夏天赌赢了!

若他被逼血溅御书房,夏皇的“仁义”之名立崩,逼杀儿子的臭名会上史书。

“胡闹!”

夏皇一脸遗憾的出声:“天儿,朕就是随口一问,你怎么如此莽撞?”

“这老东西说得对,朕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这时。

夏天返回夏皇身前,一脸后怕的主动提起封王圣旨:“父皇,孩儿只想在皇宫陪伴父皇和母妃左右,不想做什么荒州王,请父皇收回成命!”

夏皇脸色一僵,看了看旁边的提笔史官,眼中隐藏着极深的无奈。

史官也提着笔,目光炯炯的看着夏帝,仿佛在问:“皇帝何时才会杀我这个史官,让我留名史册之上?”

夏帝感觉脑门一疼:“胡闹!”

“君无戏言!”

“民间说十六成丁,你已经十六岁,算是长大成人。”

“按照皇家规矩,十六岁该入封地,替父皇镇守这大夏的河山了。”

“今封你为荒州王,不是让你去享福,而是让你去镇守荒州,守住我大夏国的西面门户。”

“明日就启程吧!”

史官下笔:大夏开元二十年三月三日,夏皇封第九子夏天为大荒王,命其在大夏二十年三月四日启程前往封地“就国”。

秦贵妃和夏天均松口气。

现在,明枪已经躲过,防住暗箭就能活着去荒州。

到那时,天高任鸟飞,海阔凭鱼跃。

皇帝和太子要杀他......就不如在皇城这般容易了!

太子脸色铁青,不甘心的道:“不......”

他话刚吐出一个字,就被夏皇打断:“太子,你先下去换装,堂堂太子,穿着打湿的衣衫进御书房,不成体统。”

太子心中一凛,知道夏皇不喜他身上的尿骚味。

更是不喜他的胆小。

顿时。

太子脖子一缩,不敢再多说半个字,躬身行礼后退:“儿臣告退!”

这时。

秦贵妃一幅楚楚可怜姿态,进言道:“皇上,按照祖列,天儿应先在帝都开牙建府,选取天下英才为助力。”

“选拔人才的时间一般是半年,若明日就走......是否太过匆忙?”

在大夏朝,只要是封号亲王,都有开府建牙的权利,仪同三司。

何为开府?

就是在亲王封地上建立亲王官署,如同一个小朝廷,可以自行招募官员,任命官员,上报中央朝廷备案即可。

亲王封地就由这个小朝廷管理,赋税也由其征收。

何为建牙?

就是建立直属于亲王的军队,数量不超过三千人,由亲王直接指挥,名册上报中央朝廷备案即可。

所以,亲王就是封地上的土皇帝。

有钱!

有权!

有势!

“哈哈哈......”

夏皇一脸强笑:“贵妃所言有理!”

“但是,刚刚荒州送来军报,天狼帝国边军在边境集结,随时可能会攻打荒州城。”

“军情紧急,天儿到封地再开府建牙吧!”

这是夏皇的阳谋,夏天不得不接招。

若是他的封地被天狼国攻占,他就成了没有封地的亲王,一个光杆司令,必死无疑!

不过,这也正中夏天下怀。

“儿臣领命!”

夏天心中欣喜,脸上却满是不情愿之色:“儿臣明早就启程前往荒州。”

夏皇一脸欣慰之色:“很好!”

“天儿既然封王,当赏黄金千两,白银万两,绫罗绸缎一百匹,布一千匹。”

“我会命太子拨一千雄军护卫你,让你能够顺利的击溃天狼大军,护佑你的封地。”

夏皇嘴里说得好听!

但是,一个亲王“就国”,不按照祖制给资源,只给点黄金白银和布匹......夏皇算是古今第一人。

史官奇怪的看了夏皇一眼,挥笔写下:夏周皇帝不喜九皇子夏天,将其提前赶往封地,未按照皇族规矩进行封赏,只是奖赏少许财物,荒州王注定成为八大亲王中,最穷的亲王。

“谢父皇赏赐!”

夏天没有再多说什么:“儿臣连夜准备行李,明早直接在西城门外点兵,率军赶往荒州城。”

这时。

秦贵妃开口道:“皇上,那天你在秦风殿答应过臣妾......会为天儿赐婚司马兰!”

“天儿既然封王,按照皇家规矩,司马兰就是未来的荒州王妃呢!”

夏皇脸色一沉,半响才不情愿的开口:“天儿,那父皇就成人之美,马上下旨,将这大夏第一美女赐婚与你!”

“不仅如此......由于荒州远离帝都,我会令司马兰与你同行, 解你相思之苦,到达荒州城,你们就立即成亲!”

“啊?”

夏天很惊讶!

这个黑心皇帝明显不愿意让司马兰嫁给自己!

为何忽然如此好心替自己操心婚事?

究竟有什么阴谋?

难道,他想用美人计,将自己弄死在大夏第一美人的肚子上?

难道,那个绝世红颜真是祸水?

排行榜